中国江西网鹰潭频道
集团报刊江西日报 信息日报 江南都市报 新法制报 大江网 新参考文摘 赣商杂志 都市家教 报刊精萃 地市频道南昌 九江 景德镇 赣州 新余 上饶 吉安 抚州 宜春 萍乡 鹰潭
您当前的位置 : 中国江西网首页  >  鹰潭频道  >  鹰潭人物
邱开良的锔瓷人生
2020-06-16 15:40:20    来源:鹰潭日报
编辑:肖文忠    作者: 严米金
字体:   | 鹰潭论坛 | 评论(
新闻热线:18907017700
新闻热线:13320013737 QQ爆料:2214655 微信(短信)爆料:13320013737 微信公众号 鹰潭大江网

  邱开良向记者介绍,这件土瓷瓶没有破,但也打了五个锔钉,有添丁添福、五子登科的含义,是嫁妆。 记者 严米金 摄

  本报记者 严米金

  中国有句古话,叫“没有金刚钻,别揽瓷器活”,这说的是一门古老的民间手艺——锔瓷,就是把打碎的瓷器,用像订书钉一样的金属锔子,再修复起来的技术,在宋朝名画《清明上河图》里,就可以看到街边锔瓷的场景。到如今千年以后,会这门绝活的艺人越来越少。在贵溪市泗沥镇中村村,就有一位锔瓷人,一件件破损的瓷器在他手里又活了起来。

  他叫邱开良,今年41岁,鹰潭地区唯一锔瓷技艺传承人。他传承的是爷爷的手艺,但现在锔瓷已成为他的一门爱好和收藏。

  “锔工”尽瘁细致活

  走进邱开良的工作室,颇有些特色。墙上挂着《清明上河图》里“锔瓷人”,他自认那是中国锔瓷的老祖宗;桌子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瓷器,这些古董级瓷器都有一个特点——它们都曾被打破,又经过锔瓷人重新修复。

  锔瓷工作台设置在一个小长桌上,地方虽然小,但摆设得井井有条,上面是各种各样的工具,几件正待修复的瓷器摆在桌子中央。邱开良工作得聚精会神,有一个精致的细碗裂成了两半,杯口沿处有一磕碰缺口,他仔细观察碎片的碴口,凝神的样子仿佛在做陶瓷鉴定。他小心地将各个破裂的碎片摆正,对上碎片拼接起来,用绳子反复扎紧。“金刚钻”登场了!这造型古怪的工具,一看就是有年头的,这可是邱开良世代家传的“衣钵”。邱开良专注地做着活儿,不说话,操持着金刚钻开始在裂缝两边钻孔,只见他来回拉动钻杆,带动钻头旋转,动作娴熟,对力道的把握胸有成竹。直到一鼓作气把眼打好,邱开良才说:“锔活是手艺,更是巧手艺,最难在打眼儿。”

  一般来说,锔瓷全过程包括了清灰、找碴、捆绑固定、打圈绷紧、打眼、锤钉、瓷粉糊胶、防漏等步骤。在外人的眼中,看起来并不难,但每个步骤都是细致活。

  孔全部钻成,邱开良开始做锔钉,“锔瓷最重要的就是锻制锔钉”。每个小锔钉都是先由铜板剪成两毫米宽的枝条,再剪成小小的菱形。邱开良的锔钉是铜片,延展性好,而且不会生锈,“看,都金光闪闪”。邱开良选好钉子,揳进钻孔,朝每个钉子敲了一锤,一排敲下去,钉子已经跟碗咬在一起难分彼此。锔活看似简单,实则不然,每一步操作都考验着匠人手头功夫的准确性和熟练度。对上碎片,细绳绑定,上弓打眼,截铜造锔,扬锤敲锔……特别是钻孔时要钻到瓷器厚度的2/3,留下1/3,这样锔钉之后不存在漏水的可能。上锔钉更是非常有讲究,只能打一锤,恰到好处地将锔钉嵌入到位。邱开良向记者展示刚刚重生的碗,内部一点都没有补过的痕迹,在碗里装上水滴水不漏。

  “毕业”那天便失业

  邱开良是从爷爷的手里传承锔瓷技艺的。他从小目睹了爷爷将一只只碗、一个个瓶重新修复的全过程,并下意识地牢记于心。

  受爷爷潜移默化的影响,邱开良从小就对锔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“学锔瓷,我并没有真正拜过师。”邱开良说,小时候,也就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了,随着经济发展,一只瓷碗在普通百姓眼中也值不了几个钱,找锔匠修碗的活已经很少了,那时他爷爷年纪也大了,很多时候都在家中摆摆他的老手艺。10岁时的邱开良对爷爷的手艺很好奇,没事就跟着爷爷转,于是爷爷就教他。邱开良记得,爷爷教他的第一步,就是用筷子夹花生米,将一盘子花生米夹到另一个盘子里,一整天夹下来手都是酸的。

  “夹花生米就是锻炼臂力和手臂稳定性。”锔瓷活儿不重,但需要稳定的臂力,特别是在打眼时,重了会打破碗,轻了打不动。十六岁那年,他开始系统学习锔瓷技术。从扎箍、打洞、上钉、钉钉、摸胶…每个环节都需要耐心细致,一丝不苟,反复训练,直到熟练掌握。

  然而命运跟他开了个玩笑。“等我学好锔瓷手艺,社会上已经找不到饭吃了。”邱开良笑着说。那时都已经九十年代后期了,老百姓破了的碗,直接就扔了,哪里还有要修的——买一个碗才几块钱,修一个碗倒要几十块钱。

  爷爷传给邱开良的除了手艺,还有一副年代久远的锔瓷挑子,当年锔匠走村串户时,就是挑着这个挑子出去的,外面看似普通,其实里面的设计非常精窍,里面有风箱烧炉、有各种各样的工具……

  锔瓷而来的收藏

  学得一身锔瓷手艺的邱开良,16岁后去了福建找工作,进了鞋厂。

  从那时起,邱开良的手上有了几个活钱,虽然不多。空闲的时候,邱开良也上街逛逛,他有一个特别的爱好,就是逛一些卖瓷器的地摊。因为怀着锔瓷的手艺,他总是仔细地寻找地摊上那些锔过瓷的瓷器。在邱开良的眼中,这一个个锔过瓷的瓷器,内涵的是一个个朴素的故事。

  后来,邱开良回贵溪开店,但他更爱收藏锔瓷了。很多时候,他都在乡下村庄穿梭,收购瓷器特别是锔瓷。

  在邱开良500多件的收藏品里,有着各种各样的锔瓷,年代很久远了。因为收藏,他专心去研究瓷器,颇有心得。其实在以前交通不发达时,瓷器是非常珍贵的,一些大户人家在嫁女时,要派出专门的人去景德镇购买瓷器,来回好多天,因此,瓷器破了之后,他们都会收集起来,等到锔瓷人上门时进行修补,因此,以往锔匠大多是大户人家的工艺客人。在一个大碗,密密麻麻地钉了70多颗锔钉,可见这个碗当时已经很破了,但主人仍然舍不得丢。但也有另外一种情形。在邱开良收集的锔瓷中,有一个土瓷罐,并没有破痕,但也钉了五个锔钉。“这是以前普通百姓的风俗习惯。”邱开良介绍说,这是以前嫁女时的嫁妆,娘家人特别在土瓷罐上钉五个锔钉,寓意是“添丁添福、五子登科”,是美好的祝福……一件件古色古香瓷器上都折射出高超的技艺、勤劳的智慧和灿烂的文化。

  锔活传世品位高

  和传统的“锔匠”大不一样,如今的邱开良只是把锔瓷当作一种爱好、一种传承。

  “锔活代表的不仅是一种手艺,也是中国文化的延续与传承。必须要大力宣传,不能让这门手艺失传。”邱开良表示。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转型,传统行当正在淡出人们的视野。作为传统老行当中的一员,锔活也面临着岌岌可危的困境。机械批量生产所带来的瓷器贬值,将锔活赖以生存的基础彻底摧毁。邱开良不无忧伤地说:“从前是碗贵钉贱,一只普通的瓷碗也要5毛或1元,锔一个钉才一两分钱,最贵也只有5分钱。现在恰恰相反,锔一个钉几十元,买一个碗才三五元。”这是邱开良生活中最大的忧虑——这个寂寞活儿没人愿意做,传承堪忧。

  “现在很多年轻人,都没听说过锔瓷这事了。”邱开良感受到传承的紧迫感,“手艺是人身上带着的一种技能,人走技艺肯定要绝,我想做展览,把自己收藏的锔瓷都摆出来,让大家都来认识认识。”他还希望能将手艺传承下去——将手艺外传给更多的有心之人,使锔瓷绝活绝技传承下去,如果不能传承下去,那将是人生最大的遗憾。

订江西手机报:电信、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,移动用户发短信JXB到106580009,3元/月
相关新闻
网友留言
点击排行